小众爱好废墟探索在“破圈”?专家提醒:“小白”勿轻试探索有风险

现代快报讯(记者 王新月)你可能在社交平台上刷到过“废墟探索”类的照片或视频,荒芜的氛围感仿佛溢出屏幕,甚至能感受到时空的交错。近两年来,00后小伙杨海涛探索了江浙一带和家乡贵阳附近的废墟,他用相机定格被荒废的地点,看到时间流淌的痕迹,也体验着未知的探索乐趣。不过,风险与乐趣并存,量力而行、做好准备是他的准则。

远远望去,这座厂像是在正常运转,有一定规模的建筑,看不出荒芜感,走近才发现内部已是杂草纵横。

2021年3月,杨海涛独自探索了位于太湖边的某知名电影胶片厂,一座废弃的厂。探索前,杨海涛在网上查阅资料发现,这座电影胶片厂,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是我国感光工业龙头企业之一,被誉为“中国感光工业明珠”,后来被收购,又因为环保问题,整体搬离,于是荒废。

00后的杨海涛喜欢废墟探索,尤其是废墟工厂探索,他觉得在其中能清晰地看到时间的痕迹。这座胶片厂面积很大,有学校、厂房、宿舍、维修区等,有的墙上还贴了覆满灰尘的奖状,地上遗落了工人们领奖的合照等,还有被遗弃的胶卷、实验仪器、工作报告等。

除了被可见的时间痕迹吸引,还有出于纯粹的好奇,当然也少不了害怕。厂里的道路基本覆盖了一层很厚的落叶,杨海涛踩上去的时候生怕踩到不该踩的生物。胶片厂有一间挑高50米左右的房间,标准的长方体格局,里面空无一物,只在正中间摆放了一把椅子。“我站在这间房门口的时候,看到这一幕觉得惊悚。”其实,这是废墟探险者们留下的“记号”,第一个来到某废墟地点的探险者会在空房间正中摆放一把椅子。“但看上去很诡异。”

还有一幢六层楼的建筑,杨海涛进入一楼时,感觉很暗,于是打开手电,四下照射,发现墙壁是黑色,像是被烧焦的那种黑色,手电的光向楼上移动时,发现也是黑的。“好像这幢楼内部都是这种黑色,很奇怪,我不敢再往上去了。”

现代快报记者发现,在某社交平台的废墟探索相关小组,有近4万名成员。杨海涛也是其中之一,经常分享自己拍摄的废墟照片和探索感悟,他已经探索过20多个废墟,多在家乡贵阳附近和学校的周边地区——江浙一带。

杨海涛告诉记者,废墟探索活动从本质上来说是一种探险行为,废墟探索者有一套完整的探索流程,首先会从各个渠道收集关于废墟地点的相关信息,再使用各种手段对信息进行核实。“我一般是通过其他探索者分享的照片或者在书中发现可能存在的废弃地点,然后通过卫星地图或者街景图片来确认地点实际状况。”探索者还会对废墟地点进行初步实地踩点,以便于了解周边实际情况,最后在准备充分的情况下进入废墟进行探索。

在某社交平台,拍摄废墟写真的图文受到关注,有些博主会标注拍摄场所,公开废墟地点。这在杨海涛眼中是不可取的。他认为,在整个废墟探索流程中,自主发现废墟具置是探索的重要环节。“通过一张照片,再和地图比对,从而确认位置,这是废墟探索活动中满足感的大部分来源。此外,未知也是乐趣之一,包括你可能就是找不到这个地方以及你找到了也压根进不去。”

南京师范大学地理科学学院旅游系教授陶卓民也持类似观点,他告诉现代快报记者,废墟探索的乐趣,首先是探索和发现,之后才是探访与记录。

在杭州一废弃水泥厂的食堂里,遗落了各种颜色的饭票,几分钱几角钱的都有,充满了时代感;在贵阳一废弃钢铁厂里,巨大的熔炉被吊在半空中,锈迹斑斑,似乎还可以感受到它在运作时的热浪滚滚;在苏州桑蚕专科学校旧址,有一定历史价值的牌匾和建筑就这样荒废,不免让人感到可惜……这些都是杨海涛脑中印象深刻的画面,他用快门都记录了。

“除了脚印什么也不要留下,除了照片什么也不要带走”,这是废墟探索圈的不成文规定之一。他每到一处废墟,还会对着窗户按下快门。“窗户内外似乎就是两个世界,窗子内的世界已经荒废、破败,窗外却是生机盎然,植物不理会工厂的辉煌和落寞,只尽情生长,感受四季变换。”

废墟探索时,除了有若隐若现的恐惧心理、感受时间流逝的乐趣,有一些危险是实打实的。2021年9月,杨海涛在探索贵阳一废弃化工厂时,被一群狗追着跑,从一个没有楼梯的二楼跳下,结果跳歪了。“我过于自信,没想到受伤流血了,出去后赶紧包扎了伤口。”从此之后,杨海涛每次探索都会带上创可贴、酒精和应急药品,必要时,会喊上小伙伴同去,相互有个照应。

不过,随着社交平台的传播,作为小众爱好的废墟探索似乎成了一股新热潮,有的废墟可能已经“破圈”了,杨海涛去杭州的一废弃水泥厂探险时,就遇到过一群在厂内拍摄微电影的学生。“废墟探索要量力而行,提前做好充分准备。”他说。

陶卓民表示:“废墟探索存在一定风险,如可能损坏他人财物,或废墟建筑倒塌导致探索者受伤或跌落,有些安全隐患甚至是难以察觉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