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晓明工笔牡丹四条屏之《紫绶金章》设色步骤

牡丹,芍药科、芍药属植物,为多年生落叶灌木。茎高达2米;分枝短而粗。叶通常为二回三出复叶;顶生小叶宽卵形,表面绿色,无毛,背面淡绿色,侧生小叶狭卵形或长圆状卵形。花单生枝顶,苞片5,长椭圆形;萼片5,绿色,宽卵形,花瓣5或为重瓣,玫瑰色、红紫色、粉红色至白色,倒卵形,顶端呈不规则的波状;花药长圆形,长4毫米;花盘革质,杯状,紫红色。花色泽艳丽,玉笑珠香,风流潇洒,富丽堂皇,素有“花中之王”的美誉。牡丹花大而香,故又有“国色天香”之称。

本作绘制了牡丹中的名品“御衣黄”和“魏紫”,在色彩对比上显得尤其强烈,富丽堂皇,有着“紫绶金章”的吉祥寓意。

第一步:勾线,大多在钉头鼠尾描、铁线描、游丝描和兰叶描这几种描法之间变化。勾线时,物体色彩明亮的,可以用淡墨勾勒,而中等浓度的如反叶、嫩叶、花茎等,大多以中墨勾勒。

色彩最重的正叶还有鸟类的黑色羽片等则基本以重墨为之。除了线条的色彩要有明暗区分以外,还有粗细方面也需要加以区别,比如,前方的物体可以用线粗重一些,而后面的则可以偏向于细淡。质感坚硬、厚重的物体用线要粗壮,而质感轻盈、飘逸的物体用线要空灵。暗部的物体用线稍粗,亮部的物体用线稍细等等。

第二步:整体平涂略微偏红的淡仿古底色。紫色花头平涂淡白粉。黄色花头平涂粉黄色。正叶平涂青绿色。反叶、花房、萼片等平涂汁绿。老干平涂淡赭石。

白喉矶鸫的冠羽和肩羽平涂淡蓝色,喙和爪平涂淡墨,眼、耳羽、颊、背羽等黑色部位平涂淡墨,遇到虚线处染开。大复羽平涂淡墨留水线。飞羽平涂中墨。下颌、前颈平涂淡朱磦,前胸、腹部、尾下复羽等先平涂粉黄色,随后从胸部往腹部整体罩染朱磦色。

第三步:紫色花头用淡紫色(曙红加酞青蓝)统染,正瓣略深,花房四周多染几次。黄色花头用藤黄统染两次,初次次统染要尽量靠近花瓣边缘。

花青统染正叶,远景叶用色稍淡。反叶、花房、萼片等草绿色统染,用色不要过厚。花茎茎采用染高法处理,注意花头和萼片对茎的遮挡关系。枝梗草绿勒染,托叶、小嫩叶、芽苞等淡朱磦从叶尖向根部倒染。

老干淡墨用皴染。白喉矶鸫的冠羽和肩羽统染酞青蓝。淡墨染喙,并勒染眼窝。其余黑色部分均以淡墨分染或平涂,片状羽大多采用平涂留水线的手法处理,飞羽部分用色要重一些。下颌、前颈和前胸分染淡曙红,下腹和尾下复羽分染淡橘黄。

第四步:用大号底纹笔蘸清水整体通刷一遍,未干时,淡墨青色大面积烘染背景。

正叶下方、老干根部、淡紫色花头背光处可多次烘染,连同叶子老干一同来染,空出鸟和黄色的花苞。

紫色花头用淡紫色(曙红加酞青蓝)分染,重色集中花房需点蕊的地方和正瓣根部、主花筋位置,反瓣分染时用色要略淡,染时面积不要过大,边缘留淡淡水线。画面下方花头用色相对略重。花头整体倒染淡钛白,花头反瓣和上方花头需多次倒染。

黄色花头用淡赭石分染正瓣主筋,用色浓淡方面基本同紫色花头,注意花头圆球感的表现。

正叶用花青色分染,花头下方小空直接平涂填色,重色集中在三根主筋和花头下方,底层叶可多次来染,然后用淡墨青大面积统染削弱。

反叶、花房、萼片、茎用草绿分染,注意叶和萼片对茎的遮挡。枝梗用花青勒染梗暗面,草绿分染亮面。

托叶、小嫩叶、芽苞用草绿统染叶根部,再用淡曙红分染叶尖,前方的叶子分染两次。

白喉矶鸫的冠羽和肩羽用墨青色分染。中墨染喙最暗处,勒染眼睛四周。中墨分染眼前后和耳颊处。淡墨继续分染其余黑色绒羽处。用中墨小面积分染小复羽留水线,中墨分染大复羽根部留水线。下颌、前颈和前胸分染淡墨红,下腹和尾下复羽分染淡赭黄。

第五步:紫色花头用墨紫色提染花头正瓣根部和花房最暗处,然后大面积提染钛白,反瓣要多次提染,体现花头体现感。

花房柱头平涂浓钛白后朱磦勒染。黄色花头用赭墨小面积提染正瓣最暗处和花房周围,钛白小面积提染花瓣边缘,反瓣用色稍浓。

正叶从叶尖向根部倒染青绿色,染色不要过厚,画面下方叶可多次来染,染时空出墨线。曙红复勒中间主筋。反叶、花房、萼片、茎、枝梗用薄四绿提染叶片亮面,近处叶子可多次提染,淡胭脂粗笔勒外轮廓。

托叶、小嫩叶用胭脂小面积提染后,用胭脂水粗笔勒外轮廓,再用曙红复勒小嫩叶的三根主筋。

白喉矶鸫的冠羽和肩羽用头青提染。喙顶端提染薄钛白。眼睛四周勒钛白,眼前后和耳颊用重墨小面积提染。很淡的墨绿色罩染所有前次用墨色分染的部位。钛白小面积提染小复羽和大复羽的水线部分。下颌、前胸小面积提染墨红。

第六步:背景用墨绿色小面积烘染最暗处背景。远处的紫色花头继续大面积提染钛白,近处的紫色花头提钛白的面积略小,但浓度稍厚重。

浓粉黄点花蕊,浓钛白勾花丝。黄色花头用钛白多次提染反瓣和距离我们最近的几片正瓣亮部,提钛白时面积不要过大。再用浓粉黄点蕊,浓钛白勾花丝。

正叶最前面的几片叶子尖部提染中黄。反叶用淡朱磦勾细叶脉。老干用淡墨点苔,重墨复点。

白喉矶鸫的冠羽、肩羽中墨丝毛后,用四绿将亮部再复丝一遍。重墨复勾喙中线并勾出鼻孔上方帻羽。耳羽中墨丝毛后复丝钛白,下颌、颈、前胸淡墨丝毛后亮部复丝粉黄色,下腹和尾下复羽粉黄丝毛后复丝钛白,背羽中墨丝毛后复丝四绿。尾上复羽中墨丝毛后复丝四绿,亮部再复丝钛白。黑色的片状羽和腰羽中墨丝毛,尾羽中墨丝毛后尾端复丝钛白。灰绿色(三绿加少许墨)复勾所有羽筋。用粉黄点出眼圈的粒状突起,然后焦墨点睛,浓钛白点高光。爪用浓大红立粒法点鳞甲,淡朱磦复勒轮廓线,重墨提勒爪尖。最后整体整理,完成。

本图是一张反“S”形的构图,画面的起点位于画幅的中央部分。向上生长的牡丹老干在画面中较为显眼,构成了画面的主线一。而从起点往右下伸出的两朵牡丹也是作者重点描绘的花头,为主线二。

画面上方,有老干末梢朝着左上生长的紫色牡丹则构成了画面的主线三。因为本作的主线一为老干,结构简单,造型也相对单调。所以,在老干的附近又大量的描绘了细枝、嫩叶、俏枝等,为画面的辅线部分。

这些辅线或破或立,均以丰富主线一周边的内容为主要目的,起着“护根”的作用。让牡丹的老干由画外生长的部位显得生动自然,不单调。这种“护根”处理方法,在描绘梅花或其它折枝花卉时,也是常用的构图技巧之一。

与其他作品相同,本作的支线走向也基本与主线背向而行,同样起着活跃和丰富画面的功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